fbpx
文化

冲浪的未来

使所有人都能冲浪

早晚都会有人试图把波浪带到人们面前,而不再是人们自己找浪去冲,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罢了。正如英文谚语所说,“需求是发明之母”,因此,在20世纪90年代,FlowRider冲浪模拟器的智囊Tom Lochtefeld登场了。当他发明了世界上第一款片状波模拟器时,他的目标是给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能带来冲浪的感觉。

很快他就在一些水上乐园、餐厅、商场安装了片状波模拟器,甚至还发明了便携式冲浪模拟器。Lochtefeld的片状波模拟器的走红意味着FlowRider很快就风靡全球,从欧洲到亚洲到澳大利亚,无论在哪里安装FlowRider,都会催生大批粉丝。今天,FlowRider不仅遍布于各个大陆,而且还安装在许多大型游轮上。

需求是发明之母

Lochtefeld的第二个目标是效仿南加州的生活方式,即冲浪文化。他用第一台商业冲浪模拟器抓住了文化的部分。当时,这种生活方式刚刚开始被非沿海社区接受。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在高尔夫行业工作时,这种文化成分最为明显:当时我在旅行,走进了克利夫兰的Nordstrom百货商店,Rusty牌浪板短裤和服装就在男士区,而梅西百货在出售O’Neill和Quiksilver等冲浪服装品牌。正像那样,冲浪服装和世界接受我们文化的意愿渐渐成为主流。让我们直面现实吧,作为冲浪者,我们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、最酷的文化的一部分!谁不想酷酷的呢?这一事实推动着这些冲浪服装公司蓬勃发展。然后,2000年我去上海的一家大型百货公司时,我发现了Oakley、Quiksilver、Billabong、O’Neil和Hurley的品牌商铺。当时,冲浪文化和海滩文化已经在世界各地生根发芽。

冲浪获得主流认可

我曾以为我永远不会看到冲浪被广泛接受的一天。早在70年代初,当我第一次成功地在《冲浪者与冲浪》发表照片的时候,尽管我的爸爸妈妈为我的摄影成就感到自豪,他们却花了很大功夫向在中西部的大家族成员解释这件事!我是被放逐的、长头发的叛逆者。现在,我想我终于正常了!用了50多年。

随着我们迈入20世纪,进入新世纪的新十年,我们正寻求冲浪和滑板成为下届奥运会的一部分。如果四十年前有人告诉我这件事会发生,我绝不会相信他们。曾经被大家鄙视的活动,现在是一项奥林匹克运动了!这证明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。接下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,整个世界将被人工海浪覆盖,为什么不呢?就像电影《梦幻之地》中说的,我说:你建好了,浪就会来。这些海浪以各种形式出现,我预测“微观冲浪文化”会以自己独一无二的方式出现。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呢?

如果你在——比方说——法国巴黎打造一片海浪,在都市冲浪的文化意味将会是什么?法国确实有冲浪文化,但我在巴黎没见过。全世界各大城市,例如悉尼、洛杉矶、旧金山、火奴鲁鲁和纽约都存在冲浪活动。这些都是具有冲浪文化的繁华中心。我猜今天的溜冰乐园将成为明天的冲浪乐园。我设想会出现一类新型的冲浪本地人,但我担心可能随之而来的高成本这一现实。事实上,你将需要“付费娱乐”,这将绝对创建一种新的“社会等级制度”。

展望21世纪20年代及未来

人工造浪产业将使冲浪在全球更平易近人——这是事实——但是对于钱很少的人来说,冲浪将会有多方便呢?他们如何学会开始冲浪和提高他们的技巧呢?

显然,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搞清楚了,但波涛汹涌中总会有一个激情四溢的浪人找到办法让自己浮出水面。也许,那些只想排队乘风破浪的老一辈冲浪者只会掀起一条小船,而年轻一代可能会创造一种全新的冲浪文化?本地的冲浪池冲浪文化将成为冲浪和本地社会经济力量的混合体。微观文化肯定会围绕这些新的冲浪池系统发展,就像它们在某些浪点周围一样。毫无疑问,会有一大堆“本地人”尽可能多地光顾场馆,但是,当你为乘风破浪的特权而付费时,为争波夺浪而进行的古老战斗将不复存在。

这会成为一种世俗的冲浪文化吗?如果是这样,在人工海浪上长大、有秩序地轮流冲浪的人,能否积极追求海洋中最好的波浪?与花了一辈子“品味”海洋的人相比,他们的存在会更长久吗?我们对这些问题非常感兴趣,而答案最终将对冲浪池和冲浪乐园的未来产生巨大的影响。

分享

电子简报

社交媒体

Instagram
LinkedIn

拓展阅读

菜单